• <bdo id="qicmg"><object id="qicmg"></object></bdo>
  • 海東日報首頁

    多少往事成追憶

    2023-10-13 10:02:50 來源:海東日報 點擊:
    □郭延環

    驚鴻之美,始于秋天。但在我的記憶里,秋季總是那么傷感。使我想起了曾經的一段往事,在那片生我養我貧瘠的土地上,敦厚淳樸的父老鄉親,年復一年、日復一日在這片土地上生生不息。日出而作,日落而歸,祈求老天的憐憫,盼望著一年的辛苦勞作有個好收成。

    記得那是1990年,父親退休回到老家,幫著母親干起了農活,逐漸從一個驕傲的工人變成了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民。父親身體瘦弱單薄,加上常年沒干過農活,對地里的莊稼活不是太順手,干得比較吃力。那時,我們還年幼,幫不了什么大忙,在父親回來之前家里大小的活全靠母親一個人辛苦操勞。

    當時由于我們姐弟幾個的戶口跟隨父親入了城鎮戶籍,家里分配的土地很少,只有母親一個人的土地。在物質匱乏的年代,父親用微薄的工資養育我們姐弟三人,供我們上學。五口人五張嘴,父親承受著巨大的壓力,但始終堅持不讓我們輟學。于是,在父親退休后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我們家干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開荒,以便收獲后補貼家用。

    1992年,驚蟄節氣,大地開始回暖,靠陽的小草冒出新芽,農田里開始忙活了起來。父親和母親商量后,大多數田地種上小麥,新麥種“紅阿勃”是首選,因為此品種色澤、產量、飽滿度都要比其他品種要好,再剩余的田地都種上豌豆和洋芋。

    秋分節氣,高原山區的農作物開始顆粒歸倉。祖祖輩輩靠天吃飯的我們全靠老天爺的“心情”,那年秋天我們家的收成并不好。到了上交公糧的時節,母親和隔壁嬸嬸從為數不多的糧食里精心挑選上糧的小麥,用簸箕篩選掉麥皮、石子等雜物,然后再拿篩子搖晃篩選掉沒有長滿的癟麥,直到符合上糧的要求。

    天還沒亮,父親已經趕著毛驢,馱著一口袋120斤左右的“紅阿勃”小麥,去鄉糧站上糧。由于一個鄉上十幾個村的人都要去交糧,父親到糧站時,排隊的人早已黑壓壓一片。糧站院子外面都是各家各戶的牲口,騾馬的嘶叫聲、主人的吆喝聲,加上工作人員不耐煩的謾罵聲,一片嘈雜。

    從早上一直等到中午,好不容易輪到我們家時,工作人員要去吃飯了,看著后面交糧的隊伍沒有盡頭,父親害怕吃飯耽誤交糧,便餓著肚子繼續等,不敢走開半步,更害怕今天驗不上交不了糧。等到上班,工作人員看了看我家的田地畝數、該預繳的斤數,然后打開口袋檢查麥子的飽滿度和干凈度,工作人員眉頭皺了皺說道:“麥子不行,有點癟,拉回去重新挑。”父親解釋道:“這已經是我們家今年最好的麥子了,我們也是好好挑選上的,在家已經晾曬了好幾天……”話還沒等說完,工作人員已經不耐煩地招了招手:“說了不行就不行,我還忙著呢,下一個……”

    父親只好又將小麥拉回了家。單薄的父親愁眉不展,唉聲嘆氣,想到的唯一辦法就是上隔壁六奶奶家借糧。她家的土地肥沃,也許麥子要比我家的飽滿。六奶奶一向對我家甚好,很輕松地借到了糧食。母親又精心挑選了一遍,經過暴曬,父親方才趕著毛驢再次去上糧,還好,這次雖經過了一番挑剔,但總算是交上了。

    1993年的秋天,父親特地選了上糧的末期幾天,帶著我和弟弟去鄉糧站上糧。同樣也經過了一番波折,但這次在父親的千說萬說、懇求下總算是讓糧通過了,我們大家都很高興。返回時父親在鄉鎮唯一的供銷社給我和弟弟買了一斤核桃和四塊柿餅。那可是當時的奢侈品,農家的孩子很少吃到,我們倆甭提多高興了,一路上蹦蹦跳跳,嘰嘰喳喳。時而在馬路旁的石頭上砸上一個核桃仔細品嘗,哪怕不小心砸成渣了,也會撿起來吃干凈。

    不同的年代都有其特定的事件,現在回想起來歷歷在目。也許,每個特定的社會背景下都會有特別的事件,好在改革開放后的今天,農民不但不用交糧,還領國家土地補貼。每每想起這段往事,那幾個核桃是我一生中吃過的最好吃的核桃,濃濃的核桃味里有父親的無奈、心酸,還有對我們的愛……

    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海東日報 版權均屬海東日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2、已經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媒體、網站,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及作者”。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精品国产sm最大网站_亚洲最大无码av网站观看_无码少妇一区二区浪潮av_久久精品中文字幕有码